城记 - 妙“指”生花

手指画

老朋友都立春的指甲缝里是黑的,好像洗不净一样。他说真洗不净,那是墨汁长时间浸染的结果。我买过一套假装有油画点的牛仔服装酷,他的指甲却一点都不酷,有时候会被人误认为不讲卫生。时间长了,他也就不解释不尴尬了。

他是铁岭指画院的专职画家,画的是手指画。手指画是用指头、指甲、手掌代替笔蘸墨在纸上作画。

当我第一次从他那知道这世间还有手指画时,着实惊奇了一把,还被一起的朋友笑话说这都不知道还算什么铁岭文化人儿?好吧,我承认,我以前总是小看这座小城。想起我刚写作时,骑着大自行车的邮递员小伙给我送了几次稿费单和样刊后告诉我,他也给很多人送过稿费单,最后感慨一句:“铁岭能人不少!”当时天冷,我偷笑了一下,鼻涕差点没乐出来。这个不甘心做邮递员想坐办公室(这是他自己说的)的小伙后来考上了公务员,从此,铁岭少了一个好邮递员。

铁岭画手指画的人数也超出我的想象,大概有八十人左右,这还是保守数字。手指画是国画的一个分支,画国画是越老越吃香,在这些人中,三十多岁的都立春总是被人叫“小都”。其实全国各地也都有画指画的,铁岭相对比较多,因为这是一块适合手指画生长的土壤。

手指画的创始人高其佩是铁岭人。他生于清顺治十七年,是名宦后裔,做过知州、员外郎、署运使和刑部侍郎。他虽久居他乡,但画上常提有“铁岭高其佩指画”的落款。高其佩一生创作了大量的手指画,可惜大部分已经失传,保存下来的多藏于各地博物馆。我在网上欣赏高其佩的手指画照片时,赏画的自信心倍增,因为即使不懂画的我也能看出高其佩画作的盎然生趣。看到一幅《德馀图》,画中渔夫在“得鱼”,刻画得细腻传神,连脚丫的五个脚趾都在使着劲儿,神韵在纸墨之外。如果事先不知道,根本想不到这是用手指画的。心气很高的“扬州八怪”之一郑板桥认为,在清朝诸位画家中高其佩“轩然特出,冠绝一时”。高其佩的艺术成就对“扬州八怪”之中的李鱓、黄慎、罗聘,以及近代国画大师潘天寿等均有较为深远的影响。

在高其佩的影响下,铁岭更是出现了很多指画家。比如高其佩的两个外甥李世倬和朱伦翰、咸丰年间的袁世泉。晚清四大词人之一的郑文焯也是一位指头画的爱好者,他所绘之花草、人物、山水皆能“著手立就”。当代著名的指画家杨一墨先生是铁岭指画院的第一任院长,日本荒尾市亚洲公园设专室长期陈列其30幅指画作品。小都是杨一墨的学生。

小都挺努力,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画画。十年前,我和爱人去小都家玩,他家住一楼,客厅被一个特制的超大画画专用桌直接塞满,我们吃饭也在上面吃的。其实手指画的尺寸都不大,但是他平时也要画国画,国画是手指画的基础。现在,他有了娃,换了个房子。这回是安静明亮的顶楼,六层带七层,好在小城房价不贵。七层是他专门画画的地方,仍旧是超级大的桌子,墙上贴着正在画的画。

不想当名家的画家不是好画家,我问小都什么时候能达到想要的绘画水平。他很实在的说需要慢慢提高,不能急于求成。他又给我讲了一个“画以梦授,梦自心成”的故事:高其佩20多岁时以不能自成一家为恨。有一天小睡时,梦见一位老人把他领进一间土屋,屋内四壁挂满了画,画法精妙完备。高其佩想临摹,然而室内没有作画工具,只有一盆水。于是他用手蘸水在地上临摹。梦醒以后,他很高兴,可是心中的想法不能用笔画出。高其佩忽然想起梦中在土屋里用水画画的方法,于是用手指蘸墨在纸上试着摹仿,竟然信手拈来,得心应手。从此改笔为指,以指画名世。

我平时对释梦也很有兴趣,梦是潜意识的表现,不受现实日常的逻辑束缚。高其佩的梦是创作性的梦,梦中他看到画作和创作,其实还是他自身能力的反映,这些都藏在他潜意识里呢!这样解释是有点没意思了,但真的是自己的努力才换来梦想的,这点上,无论画画还是别的什么工作都是一样的。

关于作者

姜冰 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,儿童文学作者。爱好广泛,对生活永远抱有好奇之心。

首页其它